更多精彩
当前位置: 首页 > 三日齐 > >正文

《故事里的人生》(29 子产被欺骗与孟子的解读)

时间:2019-09-23 来源:邪潮汹涌网
 

   《里的》29

   子产被欺骗与孟子的解读

  子产是春秋末期郑国的宰相,与孔子是同时代人,他是中国历史上著名的政治家,是中国历史上第一个“铸刑书”将法律条文铸在鼎上公之于众和第一个提出“宽猛相济”治理国家的人。故事说,有一天,有人送给子产一条活鱼,子产交给管池塘的小吏,叫他把鱼放到池塘中养着。这个小吏很不地道,偷偷将鱼杀死,煮着吃了。过了几天,子产来到池塘边,没有见到鱼,便问:“鱼儿那里去了?”那小吏说:“开始放进去的时候,它半死不活的,过了一会就自在地游起来,游着游着忽然就不见了。”

  子产便悠悠地说:“得其所哉!得其所哉!”意思说,到它应该去的地方去了!到它应该去的地方去了!

  那个小吏出来对别人说:“谁说子产聪明,我都把鱼煮着吃了,他却说鱼儿到它要去的地方去了。”

  这个故事流传到战国时代,孟子做了这样的解读:“君子可欺以其方。”孟子的这句话,后人做过两种解读:一是“君子可以用合乎道理的事情欺骗他”,二是“君子之所以容易被欺骗,是因为其方正”。

  事情经过是这样的:有一天,孟子与学生们讨论舜的仁孝问题,孟子的高徒万章问说:“舜的瞽叟和异母象一心想害死舜,他们让舜去修粮仓,舜爬上粮仓后,他们把梯子撤掉,然后点燃粮仓,想烧死舜,舜借两个斗笠而脱险。后来他们又让舜去疏通水井,等舜下到井底后,他们又用土填井,想把舜埋死,舜巧妙逃脱。当象自认为已经得手,想来霸占舜的、琴和弓的时候,发现舜正坐在床上弹琴,于是很不自然地说是,特来看看哥哥。舜则无怨色,还让象帮他管理臣仆。难道舜真不知道象想害死他吗?”

  孟子说:“怎么能不知道呢?!因为舜重情义,所以,象忧愁,舜就忧愁;象高兴,舜就高兴。”

  “那么说,舜的高兴是装出来的了?”万章接着问。

  “不是的。”孟子接着讲了我们上边说的那个故事,于是得出结论说,“君子可以用合乎道理的事情欺骗他,难以用没有道理的事情愚弄他,象装着爱兄长的样子来了,所以舜真诚地他,而且感到高兴,怎么能是假装的呢?!”

  鲁钝生感言:子产被小吏欺骗而不自知,舜被父亲和弟弟陷害知而仍真诚善待父亲和弟弟,这两个仁人君子就这么被欺骗了、被陷害了。在亚圣孟子看来,仁人君子也难免被欺骗、被陷害(君子可欺),但仁人君子的可贵之处就在于即使被欺骗、被陷害,也不改初衷,仍然仁爱、爱人、宽厚、忍让,仍然以德报怨,善待他人。几千年来,儒家极力推崇的君子形象就是舜和子产一样的人老年人全身抽搐原因,极力贬斥的小人形象就是瞽叟、象和小吏一样的人。

  可令人的是,古往今来,如瞽叟、象和小吏一类的小人,并没有多少被君子的仁爱所感化,很多小人反而变本加厉地欺骗和陷害君子,且屡屡得手。

  我们说这则故事,就是想借此聊聊“小人”现象。

  我们先来看看什么是小人,所谓小人,通常是指不讲道德、不守信用、反复无常、搬弄是非、两面三刀、暗中害人的人,简言之,就是道德低下、人格卑劣的人。小人自私自利,凡事都从一己私利出发;小人不讲信誉,说假话、大话、空话从不脸红;小人言行不一,阳奉阴违,说一套,做一套;小人嫉贤妒能,容不得比自己强的人,想方设法诋毁比自己强的人;小人见利忘义,有利便是爹,有奶便是娘,有用便是爷,且贪得无厌,欲壑难填;小人心胸窄小,小肚鸡肠,对人斤斤计较,不依不饶,与人有过节,怀恨在心,睚眦必报;小人善于无中生有,造谣诽谤,搬弄是非,挑拨离间,制造麻烦,乱中取利;小人不要脸面,没有底线,不知廉耻,为所欲为,不择手段,敢于胡搅蛮缠,敢拿不是当理说;小人巧言令色,擅长用小忠、小信、小惠蒙蔽人、笼络人,呼朋结党,以达到营私舞弊之目的;小人溜须拍马、阿权附贵,善于借助权势;小人不讲情义,恩将仇报,往往乘人之危、落井下石;小人得志便猖狂,一旦得势,唯我独尊,以势压人,顺我者昌,逆我者亡;如此等等,不一而足。

  小人形形色色,制造内乱的庆父、指鹿为马的赵高、口蜜腹剑的李林甫、陷害忠良的秦桧、专横跋扈的严嵩、阿上治下的和�|等,算是史上有名的“大小人”;元杂剧《窦娥冤》里的张驴儿、电影《大红灯笼高高挂》中颂莲的丫鬟、电视剧《京华烟云》中的侍妾桂姨等,算是市井中的“小小人”。不过,不管是历史上定论的不同层级的“大小人”还是艺术作品中塑造的各类“小小人”,都是被“典型化”了的人物,在社会中,完全意义上的小人不是很多,通常的情况是,在许多还不能说是小人的一般人身上,常常表现出小人行为,所以,屡见不鲜的,是小人行为大行其道。

  在一般情况下,我们不能轻易定位某人就是小人,但在某件事情上,他为一己私利采取了非道德的做法,比如为了获得某个官位或得到某种利益,暗中造谣诽谤竞争对手、在竞争中做点手脚等,我们只能在这件事情上,说他是小人,在其他方面,也许这个人还做得很不错,我们还不能说他是小人。所以,我们不仅要谨防小人,更要注重消除小人行为。

  下面,我们来探究一下小人及小人行为大行其道的原因。这个问题很复杂,不同时代、不同社会环境、不同利益群体以及不同个体,小人及小人行为产生的原因各有不同,很发羊癫疯是什么引起的难理出头绪,不过,至少有三个原因是具有共性的:

  原因一:小人及小人行为往往容易得手,率高,能当事人的需要,很具有诱惑力。元杂剧人物出场时,都有一个定场诗,奸臣的定场诗是:“别人笑我做奸臣,我做奸臣笑别人;我须死后才挨骂,别人生前早亡身。”活着的时候用卑劣手段捞了许多好处,占尽了便宜,了,满足了,至于死后挨骂,与我何干?人多数都是既得利益者,满足眼前需要是第一要务,耍点小伎俩,虽然有些卑劣,但目的达到了。为了一个局长的职位,罗织竞争对手的一些不足之处,甚至添油加醋地润色一番,写成材料,匿名寄给组织部门,借此击败对手,当上了局长,神不知鬼不觉之间好处到手。拿住别人的软肋或掌握了别人的隐私,借此要挟,好处滚滚而来,堂而皇之,别人有口说不出,自己却在享受好处。当代诗人北岛有一句诗说:“卑鄙是卑鄙者的通行证,高尚是高尚者的墓志铭。”卑鄙者手持“卑鄙”这张通行证,一路绿灯,畅通无阻。所以,在利益博弈中,有些人抗不住“暗地做点不正当手脚即可达到目的”的诱惑,小人和小人行为于是产生。那么,小人及小人行为为什么容易得手呢?这就涉及到原因二、原因三。

  原因二:小人及小人行为在博弈中具有三点优势:

  优势一:小人无所顾及。小人道德低下,人格卑劣,没有道德约束、没有礼义廉耻,为达到个人目的,为所欲为,不要脸面,不择手段,而一般人特别是正人君子,讲道德、要,做事强调行为的正当性,顾及重重。这样一来,在博弈中,小人先天就占了上风。正如《宋史•列传•第九十八•苏辙》篇所说:“且君子小人,势同冰炭,同处必争。一争之后,小人必胜,君子必败。何者?小人贪利忍耻,击之则难去,君子洁身重义,沮之则引退。”世间的事情往往是这样:无所顾及的往往先得手,而顾及重重的往往失手。

  优势二:小人有歪才、邪才。小人都不是傻瓜,傻瓜没有心计,做不了小人。许多小人不仅智商很高,有才华、有能力,聪明能干,而且在意志品质的某些方面也很突出,比如有的小人敢作敢为,有的很有坚持力、很有韧性等。也正因为小人聪明智慧,有歪才邪才、歪能邪能,他们做出的小人行为都是经过技术化处理的,往往带有掩人耳目的正当性和不为人知的隐蔽性。前者如象对舜说,他是想念哥哥特意来看望哥哥;小吏对子产说,鱼儿不知怎么游着游着就游没了。后者如搬弄是非、造谣诽谤、暗中使绊子等,因为都是暗箱操作,人们很难知情。

  优势三:小人行为成本低,效益高。小人行为最大的投入是心计和手段,而心计和手段往往没有什么成本,比如阳奉阴违、不讲信誉、说假话空话、搬弄是非、造谣滋事、挑拨离间、暗箭伤人为什么小孩会抽搐、阿谀逢迎、乱中取利等,只须动动心眼,本人没什么损失,可一旦得手,效益滚滚。万一败露,其行为绝大多数属于道德范畴,法律管不着,进不了监狱,只不过损失了一点做人的尊严和人格,可小人脸皮特厚,根本不在乎尊严和人格,所以,等于毫发无损。

  原因三:世人的知难而退和正人君子的仁厚、、忍让,为小人得逞和小人行为大行其道提供了方便。我们先来看看社会大众对小人的。一般来说,世人对小人及小人行为避之唯恐不及。俗话说,“宁得罪十个君子,不得罪一个小人”,这是因为,君子会反思自己,不和你计较;小人却会长久地记恨你,绝不会饶了你。君子一言不合拍案而起,小人却善于背后报复。得罪了君子,我们还知道因何得罪,如何补救。得罪了小人,却让我们如坠云雾之中,哪天遭了迫害也想不起是谁。得罪了君子,反倒结识了一位,君子只认理、不记仇,事情过了便云淡风清。得罪了一个小人,便多了一个敌人,从此一刻也不得安宁。再则,一般人都按道德常规出牌,而小人不讲规则,一般人难以斗过,因此,“守着小人是非多,远离龌龊多”“新鞋不踩臭狗屎”,谁也不愿去搅那一潭又腥又臭的混水,惹不起就赶快躲起来。正人君子的主动撤出,为小人得逞和小人行为的顺利实施创造了条件。

  再说正人君子,道德高尚,为人方正,孟子所说的“君子可欺以其方”,的确可以做这样的理解:“君子之所以可以被欺骗,是因为君子方正。”君子方正正直,宽容大度,以德报怨,就如舜,弟弟象无所不用其极地迫害他,他却不藏怒气在心里,不留怨恨在胸中,只是一心地爱弟弟;君子心地,品行,情性和顺,凡事从好的方面、善的方面着眼,缺乏被骗被害的心理防线,就象子产,当小吏巧言令色地骗他时,他根本就没往小吏可能会骗他、小吏可能把鱼偷偷煮着吃了的方面想,而是顺着小吏的说法,想到鱼可能顺着池塘的出口或入口游到别的什么地方去了,也许已经游进了大河大江,所以才说“得其所哉!得其所哉!”

  正是世人和君子主动躲避小人,不屑与小人计较,以及“大人不见小人怪”“宰相肚里能撑船”“得饶人处且饶人”“宽以待人、严于律己”等的宽容大度,给小人及小人行为开了绿灯,所以,小人及小人行为往往一路凯歌。就这个意义上说,小人往往是好人惯出来的,好人也要负对小人及小人行为反击不利的。因此,面对小人及小人行为,我们的正确做法是:积极面对,主动反击,敢于打狐狸,不怕惹一身骚,揭露其阴谋伎俩,打击其嚣张气焰,“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人若犯我,我必犯人”,以眼还眼,以牙还牙,甚至还可以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不给小人和小人行为留机会,看小人和小人行为还敢嚣张!

  至于中国传统文晕到抽搐是怎么回事啊化倡导的“以德报怨”,在对付小人及小人行为上极不可取。其实,儒家的老祖宗孔子是反对“以德报怨”的,而是主张“以直抱怨”。《论语•宪问》:“或曰:‘以德报怨,何如?’子曰:“何以报德?以直报怨,以德报德”。意思说,有人问孔子:“用恩德来回报仇怨,怎么样?”孔子说:“那又如何来回报恩德?该用公正来回报怨恨,用恩德来回报恩德。”说得多好!“以直报怨”,就是用“公平正义”的“直”来回应仇怨,不是以“德”感化,而是以“直”征服,这才是对付小人及小人行为的正道。

  对于我们每一个人来说,都不是圣人,难免有时会产生小人心理和出现小人行为,因此,我们要做君子、做好人,消除小人心理和小人行为。平心静气想一想,还是孔老夫子说的有道理,“君子坦荡荡,小人常戚戚”。老老实实做人,认认真真做事,守道德、讲信誉、负责任、善待人、严律己,只有好处,没有坏处。有一幅对联说:“嚼菜根淡中有味,守王法梦里无惊”,俗语有“没做亏心事,不怕鬼叫门”,没有做过坑害别人的事,就不用担心别人报复;没有违犯过法律,就不会恐惧法律制裁;没有过分的贪欲,自然就没有得不到的,粗茶淡饭吃得香,陋屋板床睡得实,潇洒淡然,的确是坦荡荡。可小人就不同了,小人看上去是活得很精神,其实很累,坑害了别人怕报复,说谎造谣怕揭穿,耍了诡计怕露馅,骗了别人又担心自己被骗,看到别人谈话就怀疑别人在说自己,瞧着别人比自己强心里生气,整天在算计别人和担心自己的惴惴不安中生活,焉能不常戚戚!再则,多行不义必自毙,不管是检索历史还是看看现实,小人只是得势嚣张一时,在特定特定环境里得了手,捞了好处,但最终成不了什么大事,往往落了个悲惨的下场。象秦桧、严嵩、和�|这样的“大小人”,往往更惨,不仅不得善终,落得千古骂名,还殃及家人子孙。历史上许多王朝都实施连坐法,一人犯罪,户灭九族,其子孙即使能活下来,也会受到很大影响。而好人、老实人却常在,尽管好人、老实人有时吃了亏、受了骗,甚至蒙了冤,但终究邪不压正,就总体而言,好人终有好报。纵观人类发展史,不管是中国还是外国,正道直行的方正人始终把握着历史的话语权,正义的行为始终是历史的主流,否则,人类早在自相残杀中灭绝了。

  诸葛亮在《出师表》中告诫后主刘禅说:“亲贤臣,远小人,此先汉所以兴隆也;亲小人,远贤臣,此后汉所以倾颓也。”我们稍作改造:亲君子,斗小人,此人生所以顺达也;亲小人,远君子,此所以多舛也。孟子说:“君子可欺以其方。”我们取其“方正”义,稍作改造:君子可敬以其方,君子以其方,君子可学以其方。学做君子,不做小人,力避小人心理和小人行为,人生方可潇洒走一回!

推荐阅读

热门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