更多精彩
当前位置: 首页 > 与才干 > >正文

察哈尔的火山群_散文

时间:2020-10-16 来源:邪潮汹涌网
 

  内蒙古《传承》杂志主编、作家黑梅来乌兰察布与市旅游部门策划乌兰察布旅游专刊事宜,接待她时她再次谈起对察哈尔火山群的印象,谈起2019年秋季她在乌兰察布察右后旗采访时的有关细节。这个年底,她撰写的《察哈尔火山群:遗落的内蒙古草原火山景观》刊发在《中国国家地理》2019年第12期上,用20个图文并茂的版面,详细介绍了察哈尔火山群的有关情况,向国内外读者展示了察哈尔火山的魅力。我说,作为一个火山脚下长大每年多次观瞻近在咫尺的火山,近年在行政管理工作中又分管过旅游工作的我,没有写过一点有关察哈尔火山的文字向外推介自己的家乡,着实是很惭愧也是有责任的。

  察哈尔火山群主要指乌兰察布市察右后旗乌兰哈达苏木境内的一处由20余座火山组成的火山群遗迹,地质学界专称这一区域为乌兰哈达火山群。乌兰哈达是蒙古语音译,“乌兰”是红色之意,“哈达”是岩石,此地名因区域内有赭红色的火山而得。我出生的那个小村东距火山18公里,十几岁的时候,父亲每年冬天赶着牛车领我到乌兰哈达车站拉烤火煤,蜗牛般的勒勒车经过火山脚下,要在布满火山渣屑和残雪的土路上颠簸两三个小时,那时,父亲用鞭杆指着一座披着皑皑白雪庞大雄奇的火山锥,说,这是太上老君的“炼丹炉”。事实上,当地牧民也一直把形态最为完整的三座锥形火山称为“炼丹炉”,有时也称为“都希(梦语铁砧子之意)”,牧民认为是火山是神为他们提供的打制作战武器和生产工具的砧子,每年在此朝拜祭祀,以祈求风调雨顺,人畜兴旺。乌兰哈达,当时是集二铁路上的一个小站,是我读高中之后搭乘现代交通工具走向世外最近的一个站点。1984年,我在白音查干镇北的师范学校高中复读,学校就在一个叫白音淖尔的湖边,向北望,视野中可以清晰地看到两座形似日本富士山的截顶圆锥体火山(上部是完整的锅状火山口)和一座尖锥形火山,后来才知道,火山地质学家已研究断定,白音淖尔是火山喷发时熔岩流经此处形成的高原堰塞湖。在距今12万年前和1万年前的两次较大规模的火山活动中,地下岩浆喷涌而出,熔岩淌流在周边十多公里的地域,直至现在,这里到处都是赭红或黑褐色的火山浮石和碎渣,地面上随处可见形似石河、石北京看癫痫病哪家医院好浪、石湖,石禽、石兽的景观,一直延伸到白音淖尔一带。这一区域,当地人称为“石堎子”,在208国道和G55高速公里未修通之前,这一路段行车极为颠簸,十分不便。火山脚下的一条沟内,有一株树龄高达1000多年的老榆树,被专家称为蒙古高原的“树王”,它与火山一样有着神秘神圣的传奇故事,吸引了远近各地大量游客前来观瞻膜拜。

  如果说察哈尔火山过去一直鲜为人知,主要说这里是一方尚未被大肆炒作的清静之地,至少在2000年之前还没有进行旅游开发和景区宣传推介,国内外来观光的客人较少。但这处地质遗迹早年就被地质学界所注意和关注。上世纪三十年代,法国著名地质学家、古生物学家、考古学家桑志华以法国天主教耶稣会神甫的身份在距离火山遗迹10公里的红格尔图中心教堂传教,期间在这里做过专门调查,后经我国著名科学家、地质学家尹赞勋教授介绍,始为国内地质学界所重视。1957年与1964年河北师范大学地理系许辑五、肖干泰两次前往乌兰哈达,对这里的火山进行过较为详细的考察,并将搜集整理的资料于1979年以《内蒙古乌兰哈达的第四纪火山》为题发表在《河北师范大学学报(自然科学版)》,提供给国内火山研究者。近十年来,中国地质大学(北京)地球科学与资源学院教授、国内著名火山地质专家白志达教授多次带领团队前来乌兰哈达对火山进行深入考察,发表了《内蒙古察哈尔右翼后旗乌兰哈达第四纪火山群》(《岩石学报》2008年第11期)等多篇学术论文。论文概要如下:

  乌兰哈达火山群位于内蒙古中部察哈尔右翼后旗乌兰哈达一带,地处蒙古高原南缘,距北京约300公里。火山群坐落在太古宙乌拉山岩群和新近纪汉诺坝玄武岩之上,面积约280平方公里。火山活动可分为晚更新世和全新世两期,火山喷发总体为裂隙式或裂隙—中心式。晚更新世形成一系列呈北东和北西向线形展布的溅落锥,其中黑脑包为熔壳状火山锥。大部分锥体主要由玄武质熔结集块岩及碎成熔岩组成,已遭受一定剥蚀,但多数火口形态仍清晰可辨。全新世与晚更新世火山受同一北东向基底断裂控制。主要包括3座中心式喷发的炼丹炉火山,火山均由碱玄质火山渣锥和熔岩流组成,属斯通博利式火山。火山规模较大,结构完整,基本未遭受剥蚀。锥体由早期降落浮岩渣和晚期溅落熔结集块岩组哈医大二院癫痫科好不好成。熔岩流分布受地形制约,总体由北西向南东流淌,最长熔岩流约18公里。熔岩流覆盖在全新世河谷砂砾石、风成沙和沼泽沉积物之上,表明火山喷发的时代应为全新世。熔岩流类型主要为结壳熔岩,其中胀裂谷和塌陷谷发育。熔岩流前缘抵达白音淖一带,堰塞水系形成莫石盖淖和乌兰胡少海等火山堰塞湖。乌兰哈达火山群是蒙古高原南缘目前发现的唯一全新世有过喷发的火山群,是一处天然火山"博物馆",是研究蒙古高原南缘现代地壳深部结构及其活动性的天然"窗口"。

  白志达教授和他的团队在乌兰哈达考察时惊叹这里是“保存完好、举世罕见的火山群奇观”,指出,这处火山群仍为活火山,具有典型性与稀有性,有极高的科学研究、地质学教育和旅游观光价值。三座“炼丹炉”中的“中炼丹炉”,是典型的截顶圆锥体火山形态,是保存最为完好至今最为完整的一座。据当地老牧民讲述,1936年11月,闻名中外的绥东抗日第一战红格尔图战役打响,国民党绥远省绥东四旗剿匪保安司令达密凌苏龙(外号长胡子)的骑兵部队与日伪军迂回周旋,在一个月黑风高之夜,部队把300余匹战马拉进坡度21度、高85米的“炼丹炉”顶部锅口内隐蔽,这个锅口直径190米,深26米,是夜,朔风凛冽,白雪漫卷,“锅底坑”内人无息,马无声,骑兵和军马巧妙地躲过日伪军正面追击并于次日伺机出击参战,为红格尔图战役的胜利发挥了重要作用。达密凌苏龙出生在火山脚下原察哈尔商都牧群的一个贫苦牧民家庭,是当时察哈尔地区威震一方的传奇人物,曾任察哈尔盟副盟长之职,1948年5月从蒙古国回国后,担任内蒙古自治区人民政府参事室高等参事。

  黑梅亲历火山群遗迹采访,

  最让她遗憾的是牧民心中神圣的草原敖包山被掏挖了前胸后背,直至今天,她还对她看到的火山锥体被挖掘感到可惜。白志达教授论文中提到的“已遭受”一定的剥蚀,也是指北“炼丹炉”的局部、南“炼丹炉”的大部锥体外围以及其他十几座形体较小的火山锥中的个别锥体,因开发利用火山灰渣(也称浮石)资源被人为挖掘。开发挖掘始于上世纪七十年代后期,当时察右后旗建有国营浮石厂专门开挖出售原矿,因火山灰渣具有轻质、保温、隔音、隔热、绿色环保、资源丰富、价格低廉的特点,八十至九十年代,建材学界极力推崇这哪里能治癫痫病?种天然骨料并在建材领域得到广泛应用,仅察右后旗就有数十家企业和个体户生产外墙板、楼板、屋面板、小型空心砌块,水泥混合材料,更有大量的原矿经汽车火车运往外地,用于生产保温层、隔热层、耐热混凝土、隔音保温材料等,此外,光学玻璃磨料、塑料抛光、橡胶填料、石油化工、日用化工领域也有广泛应用。一时间,火山灰渣成为抢手货,乌兰哈达的火山灰渣资源被“大肆”开挖采掘,一方宁静的草原尘土飞扬,机声喧嚣,神圣神奇的“炼丹炉”被撕开了豁口。1992年,当时的乌兰察布盟委提出“少吃一斤肉,多修一条路”的口号,决定扣除财政供养人员三年的肉补用于城镇道路建设,察右后旗就地取材,开采拉运大量火山石渣用作土牧尔台镇和乌兰哈达苏木所在地柏油马路的垫层,当时我是旗委书记秘书,正好随书记在这两个乡镇包点蹲点,和火山灰渣滚打了两个年头。直到本世纪的2008年之后,察右后旗旗委、政府着眼于有效保护和科学合理开发利用这一独特资源,停止了各类企业和个人对火山群区域内的采挖,并开始对火山地质遗迹编制保护规划,提出打造火山地貌景观、地质科普与察哈尔风情相结合的火山草原体验度假区的思路,申请将火山群遗迹列为自治区级火山地质遗迹保护区,同时积极向国家申报设立察哈尔火山国家地质公园。2019年,察右后旗政府通过招商引资,察哈尔火山地质公园一期开始建设,当年就有以京津地区为主的8万多游客到此旅游观光。2019年,我抽工作闲暇四次到乌兰哈达拍摄火山风光片,年底,《察哈尔四季火山》组照获市摄影年会一等奖,也为宣传家乡火山做了一点小小贡献。

  黑梅说,草原火山不仅是一处遗迹,同时还体现着一种文化,我认为黑梅所言极是。近几年,察右后旗着力打造“美丽察哈尔,草原火山情”文化品牌,在自治区和全国的知名度越来越高。察右后旗是察哈尔文化的发祥地,也是察哈尔文化的核心地区,乌兰哈达一带,原生态草原和农业种植区毗邻或交错存在,蒙古族原居民与走西口移民和睦相处,蒙元文化、游牧文化、农耕文化、红色文化多元文化形态融合并存,独特的地理地质特征也与当地的政治、经济、文化、宗教、生产生活方式有密切的关系。这里是察哈尔婚礼这一具有浓郁民族风情风俗的发源地,2019年,察右后旗乌兰牧骑编排的民俗歌舞剧《察哈尔婚礼》在自治区第五届乌微创手术可以治愈癫痫病吗兰牧骑艺术节上荣获金奖,2019年入选全市第三批“非遗”目录,2019年获得自治区“五个一工程奖”;这里是享誉大江南北乃至港澳、东南亚地区的”后旗红”牌马铃薯产区,该品牌2019年获得第十六届中国绿色食品博览会马铃薯金奖;乌兰哈达火山脚下,每年举办全旗或苏木范围的祭敖包仪式、草原那达慕大会、旧历年祭火、察哈尔服饰展示等活动,每到这些传统活动日,周边牧民和游客云集,盛况空前;2019年建成并开放的察哈尔文化博物馆,更是察右后旗一张独特的文化新名片。察哈尔火山下人才辈出,这里是我国著名的蒙古族舞蹈表演艺术家莫德格玛的故乡,中央民族大学作曲系主任、教授斯仁那达米德、美国加州生物基因研究所所长高贵都是乌兰哈达人。党政军机关领导和工商业界精英不说,单乌兰哈达苏木籍在海外、国内有重大学术成就,在文化艺术、卫生医疗、科研院所、大学院校等领域或机构正高级职称以上的知名专家、教授、院系领导、艺术家,有信息统计的多达20余人,其中仅有十几户的东营子嘎查走出莫德格玛、乌其日乐图等5位,哈毕日嘎嘎查就有阿拉腾、宝奎、若华等6位。从火山草原走出来的牧民歌手铁文太,一曲《月光里的察哈尔》唱响了大江南北:“察哈尔的月亮,多么吉祥,照着那一排排白色的毡房,悠扬的笛声,吹亮了星光,听醉了草原上的牛和羊。察哈尔的月亮,多么安详,照着那一座座古老的火山,天鹅湖进入甜蜜梦乡,敖包山像母亲守护在身旁。”这歌声唱出了察右后旗各族人民对家乡的热爱和对幸福生活的无限憧憬。

  写这篇文章快要收尾时,我收到朋友圈发来的一则微信,说是,从2019年始由内蒙古自治区第三地质矿产勘查开发院承担实施的察右后旗火山温泉勘查项目,2019年成功钻探出火山温泉,井深2008米,稳定出水温度达到29℃,每小时出水量达40吨。水中含丰富的矿物质和微量元素,水量、水温以及水质均具有很高的开发价值。察右后旗相关负责人表示,将充分利用火山草原地质遗迹这一稀有资源,将草原火山休闲体验度假与地热温泉养生、火山泥浴等项目相结合,打造高端温泉休闲旅游品牌。我想,这对察右后旗和向往草原火山的国内外游客,不啻又是一个重磅的利好消息。

  2019.11.30

推荐阅读

热门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