更多精彩
当前位置: 首页 > 能止乎 > >正文

从心_经典美文

时间:2020-10-16 来源:邪潮汹涌网
 

  妈,我不想嫁到那个山窝里。”吴梦甜嚷着,声音是沙哑的,同时眼睛里满含着泪水。

  “不去也得去。”母亲强硬地说道,同时又绷起脸来,“你不去,妈这张老脸可就没地方放了。”

  吴梦甜不想和母亲继续吵下去,她现在觉得嗓子生疼,“唉,就认命吧!是好是坏,看天意。”

  吴梦甜,生的不是多漂亮,但是皮肤却是很白,看起来水嫩嫩的,一笑起来,一双小眼睛眯成了缝,像是春水里的一道波痕。不笑的时候,看起来倒是一副很文静的样子。她是家里唯一的女孩,被哥哥和弟弟簇拥在中间,就好似绿叶中生出一朵花来。花儿自有花儿的香味,同村就有几个青年人向吴梦甜示好过,可是她一个也没看上。

  后来,母亲就托人给她介绍对象,见过几个,要么是自己看中了,母亲嫌家境不好,一票否决;要么就是男方觉得不合适,自己也没必要高攀。

  渐渐地,母亲有点心寒,可是看着别人家的女孩子都接二连三地出嫁了,心里便也急了,再说好长时间都没人给女儿做媒了。偏巧,女儿大伯有心做媒,怎能不答应呢?她想:一家人怎么会害一家人呢?一家人又怎么会把胳膊肘往外拐,去向着外人说话?那男孩勤快,嘴巴甜,家里盖的又是楼房,这些还有什么不知足的呢?

  “去吧,去吧!”母亲恨不得立马就把吴梦甜给嫁掉。

  可是,吴梦甜还想在家多呆些天。讨厌母亲归讨厌母亲,可是家里其他人都是善良的啊,他们对于自己的事保持中立态度,慈眉善目的父亲说,“你看着办吧!”

  小弟弟更是舍不得姐姐,而他的舍不得更有另一层意思,“姐,假如你不嫁人,我就有好吃的吃。”

  吴梦甜有些高兴,便说,“那好我就一直不结婚,让人来找我,顺便给你带零食。”

  2

  酷暑难耐,王乐一手摇着扇子,一手抓着西瓜吧唧吧唧地啃着,啃一会儿,问他母亲,“妈,你看吴梦甜怎么样?”

  王乐的母亲把西瓜皮往破盆里一扔,冲儿子一句,“你都去她家好多次了,看的顺不顺心还得问我吗?”

  王乐笑笑,又说,“妈,我只是想征求一下你的意见嘛!”

  王乐的母亲随口一句,“我没意见,能生娃就行。”

  王乐被母亲逗笑了,“老母猪喂多了。”

  王乐的母亲瞪了儿子一眼,“一个女人连娃都生不了,那不被人笑话才怪呢!”

  王乐不做声,他觉得母亲思想封建,但也不必和她细细讲明道理。讲明了道理,万一母亲一不高兴,不掏钱出来,那自己还结个屁的婚啊!

  不一会儿,风来了,外面树上的叶子悠悠地转动着,王乐便跟着风坐在了自家门前的梨树下,看着一个个硕大的梨子,他想摘去些送给吴梦甜吃。说干就干,他等不了。

  “一个,两个,三个……”王乐竟挑大的摘。摘的两眼放光,摘的心里一片喜悦,仿佛吴梦甜就在身边似的,他问她,“好吃吗?”

  吴梦甜不回答。看样子是没吃够,他又说,“多吃点,补水养颜。”

  王乐的母亲听得一愣一愣的,“你在和谁说话呢?”

  王乐顿时吓了一跳,“妈,你什么时候过来的?吓死我了。”

  王乐的母亲说,“我再不来,树上的梨子都被你摘完了。”

  王乐知道这些梨子都是拿去卖钱的,怕母亲不高兴,便说起好话来,“妈,梨子摘了,明天还会结嘛!你看——这小树枝都快被压断了,我这是帮它减轻负担啊!”

  他母亲皱了皱眉,无奈地回屋去了。

  3

  第二天,王乐一早带着梨子,骑着新买的二八杠自行车去了吴梦甜家。到她家的时候,刚好一家人在吃早饭,吴梦甜的母亲很是客气,打开一盆水,叫他擦擦脸上的汗。又特意给他煮了一碗面条,面条里还放了三个荷包蛋,一个劲地叫王乐吃。

  王乐愣在那里,他看着其他每个人的碗里却是稀饭,自己又怎么好意思吃下去呢!

  “吃吧,吃吧。”吴梦甜的父亲也劝道。

  他只好端上了那碗面条,突然灵机一动,把那三个鸡蛋送了出去,吴梦甜父母,还有她的弟弟一人一个。嘴里却含笑地蹦出一句,“我不爱吃鸡蛋。”

  吴梦甜相信了他的话,上次去他家,看见他家里养了好多鸡,由此便推测道,“他一定是吃鸡蛋吃够了。”

  小弟弟这回又起了贪心,他当着大人的面不好说话,就把王乐叫到一边,贴着他的耳朵,小声地说道,“姐夫,你下次来带点鸡蛋给我吃吧。”

  王乐想都没想,就答应了他。

  小弟弟高兴了,又解开蛇皮袋上捆扎的绳子,摸出一个大梨子,往嘴里送上一口,“嗯!真甜。”

  吴梦甜的母亲伸手拍了一下儿子的后背,“你啊——太贪吃了。”

  王乐给每个人洗了一个梨子,大家都吃了,唯独吴梦甜没吃,她天生不喜欢吃。母亲叫她吃一口,她实话实说,“我不吃梨子,妈你又不是不知道?”

  母亲白了她一眼,意思是你啊辜负了人家的一片好心。

  王乐有些失望,在他看到吴梦甜一副不悦的脸色后,便假装一副好心态,安慰道“一个不吃梨子,一个不爱吃鸡蛋,满好的。”

  小弟弟吃梨吃得开心,随口就是,“天生一对。”

  吴梦甜小脸骤然红了起来,她心里苦求起上天,“快让他走吧,快让他走吧……”

  可是,王乐却逗留到傍晚才回家。

  晚上吴梦甜躺在床上,回想着王乐白天随同父母一起下地干活,大太阳下也不带个帽子,结果黄脸晒的有点黑,不禁轻笑起来,“你晒儿童癫痫如何治疗?成个黑炭也怨不了我。”

  这边,王乐像狼一样地快速地扒拉着饭菜,他的母亲看着他黑黄的,留着汗渍的脸,有些不满,“你啊就是吃里扒外,有空就把家里的活多干点。”

  王乐不吭声,他累了一天,耗费了大量的体力,肚子里空得很,需要吃饭,哪有功夫斗嘴呢?

  4

  冬天来了,窗外雪花飘飘,吴梦甜一家人只好呆在家里闲着,可她母亲却闲不下来,正坐在火炉边纳鞋底。

  吴梦甜看着母亲飞针走线的样子,心里很是羡慕,忍不住就夸道,“妈,你的针线活可是好得很啊!”

  母亲一脸平静,“你瞧瞧这村子里头会针线活的人多着呢,比起她们,我只能说是半路出家。顶多比你做得好些。”

  吴梦甜有些不好意思,不过看看小弟弟脚上穿的新棉鞋,是出于自己的手,心里又有几分得意,“看来,我得多练练。”于是,她便从母亲身边拿过一只鞋底来,一针一针地扎了进去。

  父亲,大哥,小弟在一旁一边吃着花生,一边唠嗑着。

  这时候,门边的雪地上想起了啪嗒啪嗒的声音,小弟弟耳朵尖,起身就打开门,看见是姐夫来了,便忍不住唤道,“哥哥,是你啊!”当姐姐的面,他不敢喊姐夫。

  吴梦甜的母亲忙丢下手中的鞋底,走上前给王乐拍了拍衣服上的雪,很是关切地问道,“外头还在下雪呢!你是怎么来的啊?”

  王乐把一包鸡蛋抱到了桌上,在吴梦甜大哥腾出的一张靠椅上坐了下来,把冻红了的手送到炉火边,轻轻地答道,“走来的。”

  顿时,吴梦甜一家人都惊叹不已。

  吴梦甜的父亲很是过意不去,两手捧了大把花生送到王乐手里,“来,吃花生。”

  吴梦甜的心扑通一跳,这一跳,手一抖,针尖便一下子扎到了手上,“哎呀!”她忍不住叫了起来。

  母亲说,“用心点。”

  王乐劝道,“别绣了,吃花生。”

  吴梦甜看着王乐,突然觉得他不错。王乐吃完中饭就决定回家,母亲叫女儿送送他,并一再嘱咐,“王乐你以后就别往家里送鸡蛋了,我们已经吃得够多了。”

  王乐摆摆手,朝前走去,吴梦甜跟在后面,想说出感激的话却不好意思说出来。慢慢地走着,走了有一段距离,王乐便扭头对她说,“请回吧!谢谢你送我。”

  吴梦甜低着头,看着沾着雪的胶鞋,说道,“再送送,不碍事。”

  王乐不好拒绝,他的内心是明亮亮的喜悦,他觉得自己就是这雪地里一头脱缰的马,自由的奔跑,自由的呼吸,哪管冰雪阻隔,道路曲且长呢?

  走了三里路,两人便来到了镇上,王乐一看吴梦甜跟自己走了这么长的一段路,便对她说,“快回吧!你跟着我反而走不快,要不天一会儿就黑了。”

  王乐说完了,就快速地往前走去。

  吴梦甜并不生气,王乐的家离这镇上起码还有十五里路呢!她只好转身回家,走着,走着,便觉得脚步沉重起来,她回头一看,那个小小的人影已经不见了……

  5

  过年的时候,吴梦甜的大伯又来催促她母亲,“你准备什么时候把梦甜送到王家去?”

  她母亲说,“快了,等订完婚再说。”

  订婚离结婚就不远了,她大伯便放了心。倘若这事说不成,那他也对不起王家啊,王乐他是好烟好酒伺候着自己,吃了人家的东西,又岂能不替人家办事呢!

  为此,王乐的母亲很不高兴,她一算账,一个头就大成两个,“唉!这娶个媳妇,真是不容易啊!王乐他也就是一跑腿的,不对!我看更像个排球,正在参与一场混合双打呢!”

  王乐的父亲爱子心切,他一听便不高兴了,“现在娶媳妇你还当是你那会儿啊!时代往前走,人的思想自然是跟着走。”

  王乐的母亲摇了摇头,叹气道,“唉!结婚还不一次性解决,非得搞个什么订婚。”她本以为订婚那天,女方的娘家会要大笔彩礼钱,没想到只要了五百八十八块钱,于是她心里便舒畅起来,不久后,见着儿子真把媳妇领回了家,心里还是有那么点窃喜的,至少在外人看来,儿子不打光棍了,她也尽了她该尽的责任。

  结了婚,吴梦甜知道一点就是:自己已经是王家的人了,那个自己生活了多年的家离自己只怕有一段距离了。头两个月,她很想回娘家,忍不住,便回了十来次家。王乐依着她,媳妇要回家,他天不亮就骑车把她送回家,也不忘带上鸡蛋,还有别的东西。

  王乐的母亲上街去卖鸡蛋,就有些妇人拿她开心,“你那媳妇怎么老是往娘家跑呢!看样子——是你对她不好啊!

  王乐的母亲,不高兴,就沉着脸说,“若是不好,我怎么才提半框鸡蛋来卖呢!鸡蛋都被王乐送到了他丈人家。唉!以前我哪次出门不是拎得满满一篮子啊!”

  这是大实话,王乐的母亲也劝儿子,“现在都结了婚,还拿什么鸡蛋啊!送点别的吧!”

  王乐说,“那好,就送只老母鸡。”

  王乐的母亲说,“不行。不划算。”

  王乐说,“那就送鸡蛋,这也算是自产自销。”

  中秋节的时候,吴梦甜回了趟家,母亲发现她瘦了,问后才知道,女儿根本不习惯呆在大山里,周围都是山,像是在坐牢。

  母亲便耐心地劝道,“大山里木柴多,生火方便,你看家里都是稻草,还没怎么烧,就落一堆灰出来。再说,你一定是闲很了,找点事情做做,忙起来,就忘记了时间。忙中闲下来的时候,你看看那大山是不是挺好看的……,那里不也有外处的媳妇嘛,你没事可以找她们谈谈心,这样心里会顺堂些,可以试试。”

  在母亲的开导下,吴梦甜的心情便好了,她一回到家,便帮着王乐的母亲做起了家务活经常抽搐是什么原因引起的,没想到,王乐的母亲却说,“不用。你歇着去。”

  “就当我没说。”吴梦甜没说出来,她顺着院里的一条小路闲走着,一直走到了河边,瞧见一个大姑娘正在石头上揉搓着一件棉大衣,然后又抓起领子扔到水里来回的甩了起来,再拧衣服的时候,吴梦甜发现她很吃力,就走上前,说,“我帮你吧!”

  那姑娘,也没拒绝,笑嘻嘻地说道,“那好吧。”

  吴梦甜喜欢听这脆脆的笑声,虽然很短促,却像校园里的歌谣一样好听。她觉得那姑娘的眼睛很好看,有神不说,看起来很明净,便问道,“你叫什么名字?”

  那姑娘说,“你叫我燕子吧。”

  吴梦甜觉得这名字好听。轻飞的燕子敏捷啊!

  燕子又问道,“你叫什么呢?”

  “那你就叫我梦甜吧!”

  “这名字好,你看梦外不能实现的东西,倘若跑到梦里实现了,那有多美啊!嗯——甜甜的喜悦,甜甜的幸福啊!”

  两人聊着,聊着,好感倍增。

  原来,两人年龄一样大,燕子也是从外村嫁过来的,她丈夫在省城里给人家开车子。个把月才回来一次,放在这点上说,吴梦甜觉得自己比她幸运,至少,王乐是在大队当会计,天天见面,也放不着担心她在外面吃苦受累。

  最后,吴梦甜和燕子一致提议,“以后要经常聚聚。”

  6

  这天,王乐的母亲在扫地,吴梦甜抢过扫把,说“妈,我来扫。”

  结果,王乐的母亲不让她扫,两人争来争去的,竟然把扫把给争断了,吴梦甜僵在那儿,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王乐的母亲想发火,可是想想,还是忍住了,她想不明白,她花五块钱买的新扫把怎么这么不结实,她决定明天去找卖扫把的算账。

  这时候,王乐的那外出打工的父亲回来了,吴梦甜红着脸站在一旁想扫把的事,等到他走到近处,也没反应过来。

  王乐的父亲笑着,轻声地说道,“梦甜啊,看样子不高兴啊!跟爸说说谁欺负你了?”

  吴梦甜这才反应过来,眼神里充满了无奈,嘴上没有笑意,转而喊了声“爸。”

  “回来了啊!”王乐的母亲说。

  王乐的父亲,有些不高兴,从鼻子里哼了声,“嗯。”又从手提袋里拿出几袋零食,塞给吴梦甜,“拿着。”想了想,又把背包拿到身前,从里面取出两本新书,“这书我给你放到桌上,没事可以看看。”

  王乐母亲这回不高兴了,但她脸上还是笑意绵绵的,“梦甜啊!还是你爸想得周到。竟给你买了书,知道你喜欢看书,瞧妈这记性,改天我也给你买。”

  吴梦甜听母亲这么说,心里的阴云自是赶去了许多。

  7

  第二天,王一乐的母亲真去找卖扫把的算账了。她是空着手去的,本来想带上点鸡蛋或是蔬菜什么的去卖的,可是想了想,还是放下了篮子,她怕到时候要是卖扫把的不好说话,把自己的篮子一扔,那实实在在的钱就只能铺路了。她把破扫把放在篮子里,用布盖着。

  卖扫把的见了她,便客气地说道,“这里扫把好的很,尽管用。”

  王乐母亲笑着问道,“是吗?要是真坏了,你陪不陪?”

  卖扫把的说,“当然了。”

  王乐母亲把破扫把拿了出来,“你看看,前两天刚从里这里买的,扫了一会儿就断了。”

  卖扫把的说,“不可能。我卖扫把卖这么长时间了,还没有人找过我呢!不信你问问街坊邻居。”

  王乐的母亲不依不饶,最后两人吵了起来,越吵越凶,幸好围观群众里有人拔刀相助,这才没让两人打斗起来。

  同村就有人劝王乐的母亲,“唉!算了,就一把扫把,不必闹得那么僵。”

  王乐的母亲却是一根筋,弄到最后卖扫把的反倒白送给她一把新扫把。这回,她高兴了,一高兴就想起给媳妇买书的事,走到书店,她看了看,最后在一本书上,下定了决心,“必须买。不就二十块钱嘛!”想了想,又添了两块钱叫老板包了下书皮。

  谁料,晚上,吴梦甜随手翻了几页,就把那本书扔进了垃圾桶。

  王乐问道,“为何要扔?”

  吴梦甜答道,“她太没品味了。”

  王乐又说,“扔了也好,省的刺眼。”

  王乐的母亲,知道了这件事很生气,这次她再也忍不住了,趁王乐和他爸都不在家,便狠狠地对吴梦甜训斥了起来,“你来咱们家都半年多了,怎么不见身子有动静,我们家就一个儿子,你若是真为了我们好,就给家里添个娃,你凭良心说,我对你怎么样?自从你来到我们家,我让你干过家务活吗?那本书也不是什么坏书,育儿养女的书有什么不好?这总比你看那些不三不四的书,好吧……我不说你了,你好好想想!”

  吴梦甜听了一肚子火,但她并没有回一句嘴,只是,晚上把这事和王乐提了提,王乐说,“生娃这事不急,为了前途着想,我想再等两年。”

  吴梦甜笑了笑,“你没意见就好。”

  没过几天,吴梦甜倒把这事给忘了,可是王乐的母亲每天却是变着花样给她弄吃的,今天老母鸡汤,明天猪蹄汤,吴梦甜怕长胖,就略微吃了点,婆婆却催促起来,“吃,身体重要。”

  吴梦甜便把这事告诉了燕子,燕子听了,砸了砸嘴,“神仙过得日子啊!”

  吴梦甜问燕子,“难道你过得不好吗?”

  燕子回答,“很好啊!我觉得婆婆比我妈还了解我,我做什么她都不反对,只要开心就好——额,上次,”

  “打住!快点帮我出出主意,我必须控制自己的体重,这样下去一路飙升,是人都会变成猪的。猪有多蠢,你是知道的吧!”郴州儿童癫痫病好治吗吴梦甜心急地说道。

  燕子给的主意,就是假装怀孕。吴梦甜想了想,“只能这样了。”

  燕子回家把这事和王乐说了,王乐说,“行啊。”

  8

  饭桌上,燕子和王乐母亲共进午餐。

  吴梦甜夹了一块猪肉放进嘴里,嚼了嚼,装作反胃的样子,把红烧肉吐到了桌上,随及又吐出了好多口水,然后把头闷在桌边沿,抬起食指往喉咙里一抠,“哇啦”一下,这回真是吐了起来,吐得两眼泪水都出来了。

  王乐母亲伸手拍了拍她的背,“怎么了?”

  吴梦甜缓缓地说道,“忘了告诉妈——我怀孕了。”

  王乐母亲高兴得合不拢嘴,“你喜欢吃什么就说,听你的。”

  吴梦甜说,“我想吃萝卜干,玉米粥。”

  王乐母亲又说,“这样吃不营养吧!”

  吴梦甜无精打采地说道,“吃了,总比吐了强吧!”

  王乐母亲含笑地点头答应着。

  为了把戏掩得像样点,王乐当着母亲的面,特意给吴梦甜摸摸肚子,“多按摩按摩,叫他长健壮点。”

  王乐父亲知道了这件事,就在他母亲的提议下,买了很多幼儿的书送给吴梦甜看,同时还买了很多营养品。

  吴梦甜看着那些书,一点兴趣也没有,把它们扔在了床下的鞋柜里。营养品,她只喝了她喜欢喝的豆浆,其他的都进了王乐的肚里。

  王乐母亲看着王乐,说,“你啊倒是长肉了。”

  王乐笑笑,“高兴得能不长肉嘛!”

  当然,一天,吴梦甜的母亲来看望女儿的时候,也从王乐母亲嘴里得知了女儿怀孕这件事,她很是高兴,临走时,对女儿说,“怀孕挺辛苦的,你得注意身体。”

  吴梦甜没怀孕,她不知道辛苦是怎么回事。故作出一副很谨慎的样子,“妈!知道了,谢谢你。”

  临近过年的半个月,王乐的母亲倒是忙了起来,她忙着做生意,一早出去要弄到很晚才回来。这样,吴梦甜也落得自个儿照顾自个儿的份,她觉得这样的生活很好,自由的,奔放的,热情的,明媚的像一朵娇艳的花在阳光中出了威风。这段时间,她和燕子走动频繁,不是叶子看她,就是她去看燕子。两人在一起时,笑颜越发灿烂,心里也明朗朗的,她们借着人间的海风把平淡的日子吹的波澜翻滚,纵是阴天,也是晴采高照,谁叫她们心里是快乐的呢?

  过年了,吴梦甜怕王乐家一大群亲戚问长问短,问东西问西的,便慌称自己很想念母亲,王乐母亲一口同意,“回去也好,透透气。”又旁敲侧击道,“我不太懂养儿之道,倒是你母亲生了几个孩子,她定是懂得很多,你不妨向她请教请教!”

  吴梦甜点了点头,算是答应了。其实心里却透着乐,“真是在做白日梦!肚子里的肠子弯弯曲曲的,我应该向母亲请教怎么把它理顺,尤其是生气的时候。”

  9

  新年过完,转眼间春天就来了,春光无限好,大好河山犹如画中画。眼光无限大,大把演技在肚上演。吴梦甜用丝绵做了软踏踏的球赛到了肚里,有一天,王乐的母亲伸手要来摸,吴梦甜一把抓住她的手,说,“妈,他现在正在睡觉呢!你可不能乱摸。你把他摸醒了,呆会来踢我肚子,那可就有的折腾了。”

  王乐的母亲信了,嘀咕道,“唉,这小淘气!”

  吴梦甜躲到房间里,偷偷地笑了起来,“千万别眼见为实,拖一天是一天。”

  这天,吴梦甜的母亲来了,见女儿躺在床上,问道,“怎么啦,不舒服嘛?”

  吴梦甜说,“还行。躺着比站着舒服。”

  母亲说,“那你就躺着呗。”又看看她圆圆的肚子,说,“看样子像个女孩。”

  等母亲走了,吴梦甜关上房门,又是一阵大笑,看来自己演技不差,连母亲这个育儿专家都能糊弄过去,足以证明自己是实力派的。

  “好好的笑什么啊?”王乐的母亲自言自语道。

  过了一个星期,燕子拎着一些水果来了,顺便把自己研发的孕妇服装带来了,正好王乐的母亲上菜地去了。

  吴梦甜从肚里拿掉了那个丝绵物,穿上了燕子送来的孕妇装,既合身,又省事,从此肚子上再也不用塞东西了,有一点不好就是塞了东西的肚子走起路来总是让人提心吊胆,就怕那东西掉下来,滚在地上。这下好了,这声衣服是肉色的,像个背带裤,肚子一处是充气的,外加一层仿真皮。想要让肚子变大,就把气打满点。

  吴梦甜摸着那筷子般大的气筒,一个劲地说,“好,好,燕子没看出来你还真有一套。

  吴梦甜蹦了蹦,很满意,“还挺贴身的啊。”

  燕子咧嘴一笑说,“没想到第一次试验就这么成功。”

  王乐的母亲回到家,正巧看到燕子笑咪咪地从吴梦甜的房里蹿出来,她想吃饭的时间快到了,走了也好,正好省一顿。但是顾及面子,还是客气地喊道,“燕子啊,就在这吃饭。我马上就做饭。”

  燕子,说“不了。”然后,慌忙朝家中走去。

  王乐的母亲看着她匆匆而去的背影,心想:她平时也不是这样的;又或许是瞧见别人怀孕,自己急得呢!

  王乐回来,看着那大肚皮,忍不住笑道,“还真有几份像。”

  10

  天气越来越热了,吴梦甜的母亲担心女儿,由她爹骑着个三轮车,送了过来。一路上,需得一番辛苦啊!上坡路,车子走不动,得死命地,用劲地往上推。下坡路,出于安全考虑,有时候得挺下来拽着车走,谁叫那坡太陡呢!这时候吴梦甜的弟弟就派上了用场,上坡路,多个人推,车子就多了份爬上去的力气;下坡路,多个人吊着车子,车子下滑速度自然减慢。正好,也放暑假了,吴梦甜的母亲说,“哈尔滨比较有名的癫痫医院跟就跟吧!看你姐也是应该的。”

  三个人推着车子,路过村子的时候,总有人另眼相看,“老的,小的都来了,王乐他妈得忙活一番了。”

  吴梦甜往肚子里又充了些气,母亲看着,还以为真的大了呢,就对王乐的母亲说,“看样子再过两个月就要生了。”

  王乐的母亲原本打算烧四个菜的,想到小孙子就要问世了,心里一高兴,就从鸡棚里逮了一只鸡杀了。

  吴梦甜的父亲说,“杀什么鸡啊!亲家母你真是太客气了。”

  王乐的母亲却说,“鸡多,杀完了换下一批。”

  吴梦甜的弟弟呆在她姐房间里吹风扇,吹着,吹着,头脑就清醒起来,“姐,告诉你一件好事,前两天,我瞧见咱大哥带了个女的回来了。”

  “真的啊?那太好了!”

  “你看我马上要当舅舅了,过不了多久又得添个嫂子,这真是双喜临门啊!

  “是啊,是啊!”吴梦甜替哥哥高兴的同时,又担心起自己来,“”唉!没办法,只能走一步算一步啊!”

  “姐,什么走一步算一步的?还有你干嘛叹气啊?”

  吴梦甜只好糊弄这个十二岁的小弟弟,“肚子里的娃一天天在长,我现在觉得走路很累,慢慢地走,一步一步地走,唉!真有点力不从心啊!”

  “那姐你走不动路,就躺着呗!”

  三人吃完了饭,歇了会儿就打算走。王乐的母亲忙拉住吴梦甜她妈,“亲家母,你就别走了,在这儿住上几日吧!”

  吴梦甜的母亲不肯,倒是他的弟弟却调皮起来,“妈!我不走行嘛?”,又看看王乐的母亲,哀求着,“姨,我想留下来陪我姐!”

  “好啊!好啊!”王乐的母亲这回高兴了,心想,王乐呆在这儿,你们老两口就不用常往这里赶了,不来,我就不用整一桌子菜。一个小孩子,随便搞几个菜就行了。

  最后吴梦甜的弟弟留了下来,他算的上是个乖巧的孩子,每天就呆在他姐房间里,看书看累了就看电视,看电视看累了就和他姐唠嗑。

  这天周末,王乐叫上吴梦甜他弟去陪着自己钓鱼,两人从早钓到晚,也算撞上了几条鱼。她弟,就兴奋地拿着鱼竿,颇为得意的走在了前头。王乐拎着小水桶跟在后面,两人争着往前跑着。吴梦甜站在院子里等着他们,见弟弟奔过来也没注意,谁知他竟然不小心把鱼钩勾到了她的肚子上,弟弟用力一扯,那个充气的肚皮竟然露出了长口子。只见里面的气迅速地往外面放了出来,肚子是越来越瘪。

  而这一切,刚好被站在屋子里的一个人看得清清楚楚,就连王乐也吓了一跳。

  只见王乐的母亲冲了出来,把吴梦田的肚子一把扯过来,兴师问罪道,“你问什么要这样糊弄人?究竟我哪里不好?你快说啊!”

  王乐挡在了吴梦田的面前,张开双臂保护起他的凤凰来,“妈,请不要责怪梦田,一切都是我的主意。”

  王乐的母亲又急急地问道,“那你干嘛要骗我?”

  王乐说,“问题出在我这。医院有报告证明,其实爸早就知道了,也只有我们两个知道。”

  吴梦田站在一边,哭笑不得。她呆呆地立着,像个木偶。

  11

  王乐的母亲哭得稀里哗啦的,她把自己关在了屋里,饭不吃,茶不喝的。她想着事前事后,那么多的反常现象,

  为什么没发现这件事呢?她从红肿的眼睛缝里瞄着那份不孕不育的报告证明,悟出一点:有钱没人一切都是扯谈。是啊,她心心念念的孙子没了,像泡影一样消失得无影无踪。一切都是幻想,她见着还以为那是事实,到头来却是一场愚蠢的欢喜。

  王乐的父亲回来了,对他的母亲说,“你现在应该明白了我对梦甜的一番心意了吧!不管怎么说是我们骗了她,我总想着好好补偿她一下。可是事到如今,也不必强迫她了,是去是留随她吧!”

  吴梦甜在家里看着父母亲两人的心情都不怎么样,自己的心里又好到哪里去了呢!她觉得心里有块大石头把心儿压得很低,很低,低到泥水里,看不到一点鲜艳的颜色。她才多大啊!才26岁的一个人啊?老天怎么跟她开了个玩笑?活闪闪的,这大太阳下却刺人的眼睛。

  吴梦甜的母亲揉了揉眼睛,泪水又滚了出来,“这事怪我啊!早知今日何必当初呢!”

  她的父亲毕竟坚强些,他竟然安慰起女儿来,“其实王乐人还是不错的。”

  吴梦甜大哥知道这事后,一开始有点气,气了一阵后,寻思着整出这么一句,“梦甜你看着办吧。”

  一个星期后,王乐看着吴梦甜回来了,心里却高兴不起来,他觉得一开始就是自己向吴梦田隐瞒了事情的真像,论道分道扬镳也是咎由自取,可是她为什么回来了呢?王乐,好奇地看着她,见梦甜对自己说,“没有孩子,我们两人也可以相伴到老,两颗心真诚相依,这就是最好的凝聚力,一切困难便不算什么。”

  王乐的母亲听着,心里很感动。她给了吴梦甜一个大大的拥抱,发自肺腑地说道,“梦甜啊,你真是个好丫头,以前我对你算不上好,日后我一定加倍偿还你。”

  吴梦甜说,“妈你对我够好的了。”

  王乐的母亲这回道出了实情,“以前我对你好,是想让你给我添个大孙子,你家离镇上不远,我想你是过惯了那里的日子。有了孩子绊着你,你想回去也会考虑考虑的,如今倒好,没想到却害了你……”

  就在吴梦甜想说没关系的时候,燕子跑了过来,她抱着吴梦甜,在她耳边悄悄地说道,“梦甜,我的肚子里有两个孩子。到时候送给你一个,你就当行行好,收养一个吧!说真的,这两个负担太重了。”

  梦甜乐呵呵地笑了,王乐和他母亲问她是怎么回事,梦甜没有告诉他们,只是欢快地说道,“到时候你们就知道了。”

推荐阅读

热门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