更多精彩
当前位置: 首页 > 盐水鸭 > >正文

黑雪(1--3)

时间:2020-10-20 来源:邪潮汹涌网
 

  序
  
  华北平原有个叫韩家湾的村庄。村庄依山傍水。一条温河自西向东象一条玉带环绕村庄一周,而后缓缓向下游流去。这个村以韩姓居多,其余还有王姓、张姓等不多的杂姓。
  韩家湾在方圆八里也算个大村,1500多口人,大多数以种田为生,过着日出而做,日落而息的平静生活。韩恒元在韩家湾村算一个能人,能说会道,思想开放,不安于做面朝黄土北朝天的农民,照他的话说,“日弄求黄土能日弄出个啥明堂来”。改革开放的风一刮开,韩恒元就蠢蠢欲动,和亲戚朋友借钱买了一部拖拉机跑开运输。不到3年时间,除还了借的钱,韩恒元净挣下1万多元,在靠近温河不远修起了现浇顶的二层小楼一座小院。
  对这,村里的人唧唧喳喳了好一阵,有啧啧赞叹的,“看,恒元这小子就是日能,不几天就鼓捣个小二楼,乖乖,咱也地学习人家来”;有眼红诅咒的,“教他显摆吧,求!不靠正经种地靠歪门邪道挣来的钱,迟早保不住”;村里会看阴阳风水的瞎眼二牛有一天傍黑疙蹴在温河边,一边听着河水哗哗的声音,一边用烟袋杆指着恒元的院对在一块捣舌的老婆们说,“木秀于林,风必摧之,出头的椽先烂。恒元那小子恐怕是没有福分住那好家呀。从风水上说,…………”“哎哎,二牛叔,你是三句话不离本行。你说人家恒元没福气,你有福气,你咋还住在四面走风漏气的破窑呀,不是吃不上温河的鱼,就说鱼苦吧”。“哈哈…………”“你们懂球啥,一群老娘们……….”,瞎眼二牛一磕烟锅,站起身,一抖肩头挂着的夹袄,被着手惺惺走了。“二牛哥,盖上被梦个媳妇吧,省得你眼气人家”,“哈哈……….”,瞎眼二牛身后留下一串笑声,留下一河晃动的红波。
  住进新院的第二年,村长韩贵书的老婆就上门给韩恒元提亲,把上河王店村自己的侄女王巧英介绍给恒元。王巧英是远近闻名的一朵花,不仅人长得水灵,而且心灵手巧,在妈家就是打里照外的一把好手。完婚的第二年,他们两口有了一个宝贝女儿,取名韩明花。下年,又添一个金贵的儿子,取名韩明瑞。韩恒元有了王巧英这个好帮手,日子过得红红火火,滋滋润润。一晃10几年过去了,已达40的韩恒元不愿再受那份跑运输的苦,就和巧英商量把车买了,紧挨院墙修了一间门面房,开了恒元肉店。
  
  
  
  第一章:做怪梦恒元惊心,
  献香吻宝蕊痴情。
  
  5点多,天刚显鱼肚白。韩家湾象一个大舞台,“锣、鼓、镲”各路家什就开始查查、嘣蹦敲合,鸡鸣狗叫,早起的人家便开始倒尿锅,叠被,叫孩子起床,生火做饭。一天的大戏在笼着淡淡轻纱的温河边,渐渐拉开序幕。
  王巧英捅捅韩恒元:“哎,醒醒,5点半了,该起了。”
  韩恒元一翻身,“好困,再睡一会。”
  “起吧,起吧,都来顺饭店办酒席,你不早点给人家送去肉,看误了人家..........”
  “哦---。”韩恒元睁开眼,望着屋顶,心里直犯嘀咕,“巧英,夜来梦个怪梦,好象是到了城里送肉,紧上茅厕,到处是屎尿,不小心,踩得两脚都是。”
  “梦屎不好,怕有缠事,出去一定不要多管闲事,少说话。”巧英一边扣衣扣,一边拢拢头发,“今而个我去一趟上店村,妈病了,我去看看。晌饭你和明瑞在外边买吃点。晚饭,就和明瑞吃点速冻饺子,熬口稀饭。经由明瑞早点睡。”
  “哦。给妈拿些肉,再去黑小小卖铺买些槽子糕。妈喜好吃。我口袋有钱,拿上200块给巧红媳妇,告诉她,平素妈喜欢吃啥,就给买啥”
  “恩。”巧英端上尿锅推门出去。
  “妈,饭好了没有,今天值日扫地。”明瑞一边洗脸,一边冲厨房喊。
  “好了,好了,去叫你爸一块吃。”
  “爸-------,吃饭。”
  “爸,给俺买辆变速车吧,你看人癫痫病有治好的吗家军军、海亮都买了。”明瑞吃着饭,用眼睛巴巴看着恒元。
  “哦。买吧。等你妈看你老娘回来,咱们趁个礼拜天,叫上你姐,去城买一辆。”
  “就知道花钱,那车不是还能骑吗。要变速车,期末须得考在班里前三名。”
  “妈,我保证考在前面。”明瑞冲巧英挤挤眼,三下五除二扒拉完饭,起身抓上书包飞出去。
  “慢点,刚吃饭,别跑,这孩--------”看着明瑞的后影,巧英疼爱地喊道。
  “男孩吗,甭管那么严。”
  韩恒元卸下窗板,拿起抹布把案板上的油腻搽搽,转身打开靠肉店北墙的冰柜,伸手搬出一片猪肉放在案板上,然后,抄起刀,“叭、叭.......”几下,不费吹灰之力就娴熟地按肥瘦,前座后座,分好摆在那里。
  “哎-----,贵哥,担水哩。”,韩恒元透过窗户看见老光棍韩贵正从河边担着一担水走来。
  “啊,滢滢牲口。忙开咧,有好猪头肉没,割一块,哥中午要下酒。”,韩贵担着水走过来。
  “有咧。昨天河弯老六刚送来,口头好,有嚼头。”韩恒元操刀拉下一块猪头肉,装在印有韩记的塑料袋里。
  韩贵放下水担,迈步走进肉店。
  “贵哥,切好了,给。”韩恒元把盛肉的袋子递给韩贵,“担几趟了?”
  “三趟。咳,老了,就这,你看把我累的,前后心淌汗。人呀不服老不行呀。倒退10年,甭说三趟,就是三十趟,我也不哼一声。”
  “点根烟。歇歇。”韩恒元递给韩贵一支烟。
  点着烟,又唠了几句,韩贵拿起肉,“兄弟,记帐啊。”边说边走出去。
  “你吃去吧。慢走啊--”
  王巧英把韩恒元和儿子吃剩的碗筷洗好,拾掇好,拿抹布擦擦火台,和了一锹泥垛在火上,顺手在火边熏了一把茶壶。看看收拾的差不多了,她解下围腰,回到正房,洗把脸,提上准备好的提包去找恒元。
  “哎,拾掇好没有?”
  “好了。这是给妈的。这是给巧红的。”韩贵说着把两袋切好的肉递给老婆。
  “快8点半了,我准备准备就走,记住慢些骑车,出去不要多管闲事啊。”巧英拍拍恒元肩上的肉屑叮嘱说,心里充满了爱意。
  “恩。巧英,去了多住几天,陪妈到司徒会诊所好好看看,不要怕花钱。”
  “哦。妈是老毛病,没啥。记住和儿子吃好饭”。说完,巧英迈腿走出肉店,到村口温河桥等去上店村的汽车。
  看妻子走远了,恒元心里美滋滋的,自从半个月前和都来顺饭店服务员赵宝蕊发生关系,就再没有机会和她温存温存。老婆不在,这是个好机会呀,明天就让她来这里……,想到这里,韩恒元不由的唱了几句,“妹妹你坐船头,哥哥在岸上走,恩恩爱爱,纤绳荡悠悠,荡悠悠……..”
  一看表,差一刻9点,韩恒元赶紧从案板下拿出标有韩记的包装袋,把切好的给都来顺饭店的肉包好,关了店门,推出摩托车,捆好装肉的编织袋,骑车一溜烟飞出村子,朝县城方向飞去。
  此时韩恒元的心早已飞到都来顺饭店,自从和赵宝蕊有了那层关系,一天不见就感到丢魂似的。一想到赵宝蕊,韩恒元心里就痒痒的,那迷人的眼睛,还有那青春的风情,咋想咋有冲动感。
  “哎呀,元哥,你可来了,9点了,今晌午十五桌酒席呢。”都来顺老板刘向东正焦急地站在饭店台阶上向远处张望,一望见韩恒元便大声喊到。
  “不误事,不误事,......”韩恒元一边支车,一边卸装肉的袋子,“都切好了,肥瘦肉、板油都分挺好了。大厨师请现成炒就是。”韩恒元说着,一边卸肉,眼睛一边往饭店里踅摸,他在找赵宝蕊。
  “好,好,快拿到厨房洗涮,准备。”刘建东用手指指袋子,出来的厨子拎上袋子转身进了饭店。
  “抽根烟,我就算记着误不了事。哎,宝蕊呐?”恒元递给刘建东一支烟,治疗羊角风医院哪家好双手捧着打火机赶紧点着,好像很随意地问。
  “你呀,就是疲塌,火烧房顶也惊不醒你。那不,在吧台正忙呐。”
  “嘿、嘿..........”,恒元陪着笑脸,“那你忙吧,我和宝蕊说会话,不打搅你了。”
  “宝蕊,拿合石林。”建东用手一摁恒元的车把,“忙啥。”
  饭店门帘一挑,闪出一个女孩,二十岁的模样,细细的个子,梳着两把刷的小辫,扑闪着两只大眼,鼻子俏皮地向上翘着,很惹人喜爱。
  “恒元哥,给。”女孩说着,把烟递给他。
  “宝蕊,忙哩?”恒元的眼睛在宝蕊的身上扫来扫去。
  “嗯。饭店那有闲的。恒元哥,”赵宝蕊说着,看看老板刘建东已经进了饭店,她压低声音,“哥,俺想你哩。”说着有点不好意思,脸上飞起两片红晕。
  “蕊,哥也想你呀。你明天来俺家吧,巧英回娘家了,就我在。”韩恒元说着,悄悄捏捏宝蕊的屁股。
  “嗯。”
  “宝蕊,有客人啦?”刘建东在饭店里喊。
  “哎,听见啦。哥,俺先忙了。”宝蕊踮起脚跟,一下搂住恒元的脖子,在他腮帮子上印了一个吻。
  这一幕正好让刘建东看见,“宝蕊,二十大几的女孩子啦,咋还那样疯。”
  “哦,哈哈,这孩子……,建东,没事俺先走啦。”
  恒元紧打哈哈,说着一踩离合摩托车一溜烟跑了。
  
  
  第二章:回娘家王巧英看母,
  动手脚司徒会调情。
  
  王巧英到了王店村已经是上午10点多。她提着看妈的东西,一溜碎步,急急朝村西头的妈家赶去。
  巧英妈的院子坐落在王店村村西头。门前有一棵高大的老榆树。那树枝干遒劲,虽说已经有百余年的树龄,但依然枝叶繁茂,郁郁葱葱,远看象一把大伞,高高地庇佑着这户人家。
  巧英刚转过戏台,一眼便看见老榆树,精神马上就为之一振,耳边恍惚又听到母亲亲切的呼唤,“巧儿,吃饭哩……….”。似乎有一种魔力,她不由加快脚步,冲向院门。
  “妈----,”她推开虚掩的大门,刚迈进一条腿,就急惶惶喊到。
  这时,兄弟媳妇正好提着一把茶壶从厨房出来,“呀——,姐,你来哩!妈正输液呐,快进屋。”
  “是巧儿来哩吗?”一声苍老的声音从正屋传出。
  “姐,妈听见你来哩。”巧英顾不上多说,一下跳上台阶,推开正屋门进去。
  “妈--,好点没有?”巧英把带来的礼物递给兄弟媳妇,紧挨着母亲坐在床边。
  “没啥,老哩,好一阵,坏一阵,不当紧。”
  巧英双手抱住妈没输液的手,禁不住两行眼泪流了下来。
  “巧儿,不哭,四十岁的人了,咋还那样眼软呐。”
  “姐,喝点水吧,司徒会说了,妈没啥大病,输两天液就会好。”
  “哎--。”巧英接过兄弟媳妇递上的喝水杯,“秀红,包里有妈喜欢的槽子糕,还有你姐夫切好的肉,拿出来。”
  “好。姐,你和妈唠一会,我去把肉炒了馅,中午咱们吃饺子。”秀红提上肉走出去。
  “巧儿,恒元和孩子们好吗?”
  “嗯,都好。这几天有几家办事的,恒元忙着给人家送肉。过几天,他就来看你。”
  “不当紧,忙他的吧。孩子们呐?”
  “明花住校,学习挺好,也听话。明瑞念六年级,害得不行,不好好学。”
  “男孩家,顽皮,大了就好了。”母亲看着女儿的脸,“闺女,你说妈能不老吗,一眨抹眼你都四十一了………….”
  这时,大门吱呀一声推开,闪进一个人来。看身量,170高低,细腰有点驼背,宽宽的一张脸,两只小眼睛一眨一眨的,透着一股精气,大被头梳得油光鉴亮,肩上斜挎着一个贴着红十字的匣子,走路一倾一倾的。辽宁癫痫病治疗哪家医院好r>   “妈,司徒会来了。”巧英透过窗户看见哪个人朝正屋走来。
  “婶子,输完没有。”声音到人已经推门进来。
  “会哥,你来了?”巧英笑着站起来。
  “哦——,巧英,你啥时来的?”司徒会有点吃惊,两眼左一下,又右一下粘在巧英的身上。
  巧英有点不好意思,“看啥,没见过?”
  “哦——,多年没见,你还是那样……….”
  “小会,咋没正经,四十大计的人了。”
  “我是说,巧英妹还是那样水灵……….”
  “好好,快看看液吧,一会正经也没有。”
  “哎——。”
  司徒会不敢多说,放下药匣子,看看乘液体的瓶子。瓶子里的液体已经剩下一点点。他从药匣里拿出一个药棉球,按住巧英妈的手背,轻轻拨出针头。
  “会哥,我妈病没事吧?”
  “啊,没事,我婶子身体好着呐,只是老了,血压有点高,输点液,吃些降压药,躺几天就不碍事了。”司徒会一边收拾针头药瓶,一边说。
  “巧英,这是给婶子的降压药,一天三次,饭后半小时吃。”说着,司徒会一把抓住巧英的手,把药放在里面,顺手捏了一下。
  “小会,四十好几的人了咋还没正经。”巧英妈虽然微闭着眼睛,但是司徒会的一举一动她都清清楚楚的。
  “啊,婶…..没没…..”司徒会有些结巴,没想到自己一点小动作也逃不过老人的眼睛,有些慌张。
  巧英一甩手,用眼狠狠瞪了一下司徒会,一扭身再也不理他。
  司徒会象偷吃到嘴的狐狸,赶紧抽身往外走,“记住,吃药。巧英,有空来家坐啊——。”
  “这人,老不正经。”看着闪到院里的司徒会的背影,巧英鄙夷地说。
  “咳,狗改不了吃屎。亏孩子你没娶给他。这几天,他媳妇正和他生气呐。听秀红说是他在省里进修时,相更了一个小姐。前几天,那小姐找上门,非要司徒会陪偿青春损失费。听说给了人家5000元,才了了事。”
  “啊-------。”巧英听妈说着,心里感到隐隐的有些疼,恍惚间又回到了过去…………..
  
  
  第三章:忆往事巧英泪流满面,
  偷情的事情不胫而走。
  
  司徒会本来是前河村人,5岁时父亲死了,母亲带他改嫁王店村,嫁给老光棍王贵喜。也是司徒会命苦,没出两年,母亲也死了,他成了没娘孩,整天饥一顿饱一顿将就着和后爹过日子。
  王贵喜家和巧英家是前后院紧邻。巧英妈看着司徒会小小年纪没了娘怪可怜的,就及时不就地给他点吃的,衣服破了就给他缝,脏了就给他洗洗。一来二去,司徒会和巧英家混的一家人似的,除了晚上回去睡觉,他整天泡在巧英家,和巧英、巧红姐弟一块玩,帮助巧英家喂猪,干些小杂活。
  司徒会人不大,嘴挺甜,围在巧英妈身前身后婶长婶短,不停地叫。巧英妈很喜欢他。
  一眨眼,十几年过去了,司徒会已经长成十八、九的大小伙子,虽然身板不是十分粗壮,但也很结实,偷着一股机灵气。那年冬天,村里要保送一名“赤脚医生”到县里学习。司徒会听说后,赶紧到巧英家找到巧英妈说,婶呀,村长是你的兄弟,你给俺说说吧,俺学好医,一定好好孝顺你老人家,一定为咱村的父老乡亲服务…………,一番甜言蜜语,巧英妈被说动了,她看看眼前的司徒会,心想,这孩子头脑灵,能说会到,是学医的料子。
  想罢,放下手里的活,“小会,婶看你也不是种地的料,学了医也好。婶这就找俺兄弟给你说说。”
  王店村大队书记王乐水答应了姐姐的要求,在大队办公室和村里的其他头头碰面一说,大家也没反对啥,这事就定下了。过了几天,司徒会收拾好行李,坐上村里的拖拉机到县里学习医去了。
  一晃四年,司徒会在县卫生学校学成毕业,回癫痫不能吃什么?到了王店村,在村卫生所当了一名村医。
  那一年,巧英参加高考,就差5分没有考上大学。本来再复习一年,肯定能考上,可是,就在这节骨眼上,巧英的父亲突发脑出血不治而亡。办完丧事,巧英偷偷跑到温河边哭了一场,然后抹抹眼泪跑回家,一下扑在母亲的怀抱里,“妈,我想好了,我不复习了,不上大学就不能活吗?”
  “孩子,妈知道你是懂事的孩子,可是,不能因为咱家这事就耽误你一辈呀。”
  “妈,俺爸也不在了,弟弟还小,不能因为复习,再给你老增加负担,你拉扯大我和弟弟已经够不容易了……..”
  倔强的巧英说服了母亲,在舅舅的安排下,到大队的卫生所当了一名买药员。
  自从巧英到卫生所上班后,司徒会有事没事总想和巧英拉呱拉呱。今天给巧英买包瓜子,明天送巧英一块纱巾。可是,巧英看不惯司徒会油嘴滑舌的德行,都一一拒绝了。
  北风的怒吼又一次覆盖了王店村。村边的温河再一次失去了往日的婀娜多姿,安静地无奈地爬在那里包受狂风的虐待。
  刚吃过早饭,还不到7点半,巧英就赶到卫生所打开门,掏了火炉里的灰,把桌子椅子药柜一一擦抹了一边。一切清扫停当,已经是8点26分。她刚把水开好倒在暖水瓶里,门呀的一声,随冷风司徒会卷了进来。他一边搓着手,一边靠近巧英神秘兮兮地说:
  “巧英,你猜哥给你买啥了。”
  巧英本来就对司徒会那色迷迷的样子讨厌,所以没好声地说,“不稀罕。”然后扭过身,给司徒会一个脊梁。
  司徒会有点不高兴,“巧英,我就这样让你心烦吗?”
  “可不是,咋得。”巧英没好气地说,身连转一下也没有。
  司徒会热脸遇了个冷屁股,刚进屋的那股高兴劲一扫而光,没再说啥,惺惺地白了巧英一眼,一屁股坐在自己的办公桌边呼呼生闷气。
  屋外,北风越刮越紧,高压线“呼呼---”作响,发出刺耳的声音。
  时间仿佛被冻住似的,屋内死一样的静。火炉忽忽的声音让人感到烦躁不安。
  巧英看着窗外不停摇晃的枯树枝,一声不吭。司徒会把手里的包扔在桌子上,用眼角飘一下巧英,“妹子,哥就那么让你反感吗?”
  巧英没有吭声。司徒会站起来磨蹭到巧英跟前,女孩子特有的一股青春气息让他感到浑身发热,“妹子……”,说着两只手一下子搭在巧英的肩头。
  “你干啥!”巧英猛一抖肩,呼一下站起来,转身发怒地瞪着司徒会。
  “妹子,哥喜欢你。”说着司徒会又要搂巧英。巧英一股急劲扒拉开司徒会的胳膊,扭身就往门口走。司徒会从后面一下子拦腰抱住巧英。
  “不要脸,快放开,要不我喊人了。”
  “喊吧,我才不怕呐。”说着,司徒会把巧英抱起来就往里屋的床上摁。
  “放开呀,不要脸的东西…”巧英一边呼喊,一边用手很抓司徒会的脸。
  正在两人撕扯不下的时候,卫生室门卡的一声开了,一个胖乎乎的农村妇女推门进来,“你们?”
  司徒会和巧英都吃了一惊。“啊,没啥,我们玩那。”司徒会赶紧放下巧英。巧英狠狠瞪了一眼司徒会,一跺脚冲进寒风里。
  那以后,司徒会和巧英搂抱亲嘴的流言一下子象寒冷的北风刮遍整个村子。
  在偏僻的山村,女孩子一旦有了这样的丑事,那是一辈子都抬不起头做人的。巧英妈知道闺女不是那种疯丫头,可是人言可畏呀,只好找亲戚朋友抓紧给闺女问寻婆家…….
  “姐,吃饭了。”弟媳的声音一下子把陷入沉思的巧英拉回来。巧英抬手抹抹不知啥时流下的泪水。
  “闺女,又想伤心事了。”妈拉着闺女的手,关切的目光看着巧英。
  “啊,没有…….”巧英怕妈看出啥,引起老人的操心,赶紧引开话题。这时,弟媳端着一盘热腾腾的饺子进了家。

推荐阅读

热门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