更多精彩
当前位置: 首页 > 酸性红 > >正文

[中篇故事] 悬崖上的箱子

时间:2021-10-06 来源:邪潮汹涌网
 

1。收款

  申嘉义是环宇化工厂的业务经理。这天下午,他正和女友商量结婚的事,突然接到一个电话,说老板高熙德住院了。
  
  申嘉义匆匆赶到医院,高熙德刚刚苏醒。他拉着申嘉义的手,吃力地说:“厂里有件要紧的事情要办,别人去我不放心,还是你去吧……”
  
  原来,东北有一家宏图化工公司,拖欠环宇化工厂一大笔钱。昨天晚上,那家公司的老板马宏图打电话来,说他们公司愿意先还一些货款,让人去办手续。高熙德本打算亲自过去,可突然犯病了,只好把这事交给得力干将申嘉义去办。
  
  第二天一大早,申嘉义和高老板的侄子高强一起,开着一辆面包车上路了。车子开了两天两夜,终于到了宏图化工公司。公司老板马宏图很热情,带着会计马洪亮,为他俩接风洗尘。
  
  酒足饭饱后,申嘉义提到了货款的事。马老板一听就笑了:“钱,有!不过都是现金,还没来得及存进银行!要不我们明天存银行后,再给你们转过去?”
  
  申嘉义怕夜长梦多,赶紧说:“现金更好!我们自己开着车呢,很方便!”马老板想想这样也省事,就点头答应了。
  
  宏图公司一共欠环宇化工厂180万元人民币,今天先还100万,剩下的80万还得再等等,这是马老板和高老板事先说好的。会计马洪亮打开保险柜,把一沓沓百元大钞拿出来,过验钞机。申嘉义又把钱数过一遍,就让高强拿出旅行包装钱,然后把那张180万的欠条递给马老板。
  
  马老板摆摆手说:“别换欠条了,咱们都是老关系了,你给我打张今天的收据就行了!”
  
  于是,申嘉义把欠条收回来,写了一张100万元的收据给马老板。
  
  申嘉义想不到事情办得如此顺利,心里十分高兴。他和高强回到住的宾馆,见那里有卖箱包,申嘉义想了想,说:“这么多钱装在旅行包里太不安全啦,咱买个箱子吧?”
  
  于是,两人买了一只棕红色的箱子,回到房间后,把100万现金从旅行包里拿出来,装进了箱子里。经过两天两夜的奔波,两人都累了,洗好澡,倒头就睡了过去。
  
  不知道睡了多久,突然传来一声巨响。申嘉义被惊醒,以为地震了,赶紧打电话问服务台。大堂经理说:“先生,您别慌,我们这儿很安全,可能是郊区哪里出事了吧……”
  
  申嘉义听完,便又躺下了。等他一觉醒来,已经是上午八点多,他叫上高强一起去吃早餐。在早餐摊上,大家都在议论昨天夜里的巨大声响。一开始申嘉义没有在意,可他听着听着,就被吸引住了。
  
  原来,昨天晚上发生了大爆炸,而地点呢,居然是宏图化工公司。来自:
  
  据说,这次爆炸的威力可不小,整个厂区,几乎被夷为平地。更让申嘉义吃惊的是,在那些死亡人员中,包括老板马宏图和会计马洪亮……
  
  听到这里,申嘉义心里嘀咕起来:现在马宏图和马洪亮都死了,工厂也几乎全毁,那我昨天留的那张收据一定也不见了。这样一来,昨天已经拿到100万欠款的事,只有我和高强两人知道,只要我们不说,那100万……想到这儿,申嘉义不禁一阵激动,但他转念一想,高强毕竟是老板的侄子,心又凉了下来。
  
  申嘉义和高强各怀心事,回到宾馆。高强率先说:“既然马老板马会计都被炸死了……”
  
  申嘉义见高强故意不说下去,只是不住地看着自己,心里已明白大半,但这话自己不能先说,于是小声问:“你这是什么意思?”
  
  高癫疯病会不会遗传强倒很干脆,一咬牙说:“钱,干脆咱俩分了!一人50万……”
  
  高强的话让申嘉义喜出望外。本来他想,自己毕竟是外人,只要能得到个二三十万也就满足了,可他没想到高强会主动提出和他平分。
  
  申嘉义含糊地“嗯”了声,提醒道:“‘宏图’爆炸的事情毕竟是听说的,最好再去证实一下。”
  
  50万的意外之财让高强兴奋得如同打了鸡血,他马上说:“你等着,我马上去核实一下!”说罢,就开了面包车,直奔宏图化工公司。
  
  2。车祸
  
  大约一个小时以后,高强回来了。他兴奋地对申嘉义说:“我刚才去了现场,马老板和马会计真的死了,财务科也被炸没了,咱们完全可以放心了。”
  
  听高强这么一说,申嘉义心里的石头总算落了地:“真是天助我也!赶快收拾下东西,咱们也该回家了。对了,要不要先给你叔叔打个电话,说一下爆炸的事?”
  
  “对,对,让他有个心理准备。”高强说着就掏出了手机。可刚要拨号,又把手机递给了申嘉义,说,“我收拾东西,你来打电话,毕竟,你才是经理嘛!”


  
  申嘉义一听觉得有理,便接过电话,打给高老板,报告了“宏图”的爆炸事故,但隐瞒了已收到货款的实情。高老板听了很着急,让他们赶紧回去。
  
  两人随即开车驶上了回家的旅途。这面包车车况不太好,再加上都是山路,车速不敢开快,这样走走停停,到天黑时,终于来到了一个小镇。他们在镇上转了一圈,当地旅馆条件都太差了,再一打听,小镇离下一站阳城只有六十多公里,于是,两人就决定赶到阳城再休息。
  
  可是,车子刚开出小镇不足十公里,发动机突然熄了火。两个人倒腾了半天,车子还是发动不起来。
  
  这下,申嘉义发愁了:这里是山区,人烟稀少,想找个人帮忙都难啊。
  
  他正焦急之时,只见一个三十多岁的瘦高男子,提着一只皮箱,沿着蜿蜒的山路走来。
  
  申嘉义赶紧过去问:“大哥,你是本地人吧?”
  
  瘦高个喘着气,摆摆手说:“不是的。”随后,他指了指山下那个村子说,“我是来看望朋友的,得赶最后一班公交车回去!”
  
  瘦高个看着申嘉义焦急的样子,又看看路边的面包车,就问道:“兄弟,是不是车子出了毛病?”
  
  申嘉义点点头,回道:“可不是嘛,车子坏了!大哥,你知不知道这里谁会修车?”
  
  瘦高个说:“这山里头除了放羊的就是采药的,哪有修车的?我倒是自学了点汽车修理的知识,这样吧,我帮你看看。”说完,他把手中的箱子往面包车里一扔,挽起袖子,动起手来。
  
  不多时,瘦高个抹了抹手,对申嘉义说:“你发动一下试试。”申嘉义坐到驾驶室里一拧钥匙,“轰”的一下,果然发动起来了。
  
  车子修好了,申嘉义很高兴。高强赶紧拿起水杯倒水,让瘦高个洗手。
  
  此时,天已经完全黑了下来。突然,瘦高个看见前方有车灯的亮光,他把手往身上擦了两下,就往前面跑,一边跑一边回头冲申嘉义他们喊:“我等的公交车来了……这是最后一班,耽误了今天就走不成了……”
  
  瘦高个赶上车,刚要上车,突然想起了自己的箱子,于是冲司机大喊:“师傅等等……我箱子忘拿了……”
  
  司机不耐烦地催:“快点快点!”
  
  高强见状,赶癫痫病治疗需要患者注意什么紧从面包车里拿出箱子,跑过去,把箱子递到瘦高个手里。瘦高个拿过箱子,匆忙登上了公交车。
  
  申嘉义二人接着赶路。车子沿着蜿蜒的山道,颠簸着前进,开了大约十几公里,前面突然出现了一个陡坡。
  
  高强加大油门,面包车怒吼着,奋力向着陡坡爬去。可刚上了陡坡,又是一个一百八十度的大弯。这时,前面突然冲出来一辆货车,刹那间,悲剧发生了,只听“轰隆”一声巨响,面包车被货车给撞下了山崖,随即,那辆货车也翻了下去……
  
  3。箱子
  
  当申嘉义苏醒过来时,已经是第二天早上了。他睁开眼睛看看四周,发现自己正躺在病床上。他动了下手脚,能动,看来自己伤得还不是很重。他支撑起身子,可一使劲,便感到脸部火辣辣地疼痛起来。他用手摸了摸才发现,自己头上缠着厚厚的纱布。
  
  这时,申嘉义突然想起了高强,他喊出声来:“高强——”
  
  喊叫声引来了一个女护士,她来到床前,替申嘉义掖了掖被子,说:“你终于醒了!放心吧,医生已经检查过了,你的身体没有大碍……”
  
  申嘉义又赶忙问:“那我的同伴呢?”
  
  女护士一开始不回答,但禁不住申嘉义一再追问,最后才说:“你很幸运,从悬崖上摔下来,竟然只受了点皮外伤。你的同伴就没这么幸运了,他昨天抢救无效去世了,医院已经通知你们公司了……”
  
  申嘉义听了,心里“咯噔”了一下,他不知道应该觉得悲伤还是欢喜,因为高强一死,这100万就归他一人所有了……这么一想,申嘉义又想到那装着100万的箱子,不知现在在哪里呢?
  
  申嘉义不敢问得太直接,转弯抹角地向女护士打听昨天的情况。女护士告诉申嘉义,是附近的村民救了他。申嘉义不动声色地问:“我们车里的东西,不知道现在……”
  
  女护士听申嘉义提起,立刻从床下拿出一个旅行包。申嘉义见不是装钱的那个棕红色箱子,赶紧又问:“没有别的东西啦?”
  
  女护士摇摇头,说:“没有了,这里的村民很淳朴,不会拿你的东西的。”
  
  此时,申嘉义心里急得不得了,那100万现金到底去哪儿了呢?可他又不能开口说出实情,便决定自己出去寻找。
  
  再说,环宇化工厂的老板高熙德接到车祸的消息后,立刻派人赶来,把申嘉义接了回去。
  
  回家之后,高家忙于办理高强的后事,申嘉义呢,在家里休养了十来天。他思来想去,觉得那只装有100万现金的箱子还在山沟沟里躺着。于是,他又悄悄乘火车去了阳城。
  
  申嘉义来到阳城,先赶去面包车滚落的山崖,可他在崖底来来回回找了大半天,还是没有找到箱子的蛛丝马迹。
  
  就在申嘉义几乎绝望的时候,前面走过来一个放羊的老头。老头会不会知道箱子的下落?此时此刻,申嘉义也只能死马当作活马医了。他把老头叫住,一通闲聊之后,得知老头名叫葛老根,家就在附近,天天在这山上放羊,他对申嘉义那次车祸也还有印象。
  
  于是,申嘉义趁热打铁,对老头说:“老先生,那天车祸时,我丢了一个箱子。如果您能帮我找到箱子,我愿意给1000元……”
  
  葛老根一听,说:“你问我算是问对人了。那天我放羊回来,正好碰见我们村的刘建生采药回来,他手里提着一个箱子。那箱子很洋气,他一个采药的,带着那样一个箱子干吗?当时我也没有在意,现在听你这么一说,我倒是明白过来了,那箱子肯定是他捡的……”吉林癫痫医院哪家正规
  
  申嘉义听了,不由得一阵激动,他立刻掏出1000元,往葛老根手里塞。可葛老根立刻变了脸,气愤地说:“干啥啊?你这是骂我呢!就告诉你这么一个事就要你1000元,我不成了土匪了嘛……”


  
  这山里人真是太憨厚啦!申嘉义见葛老根执意不要,只得把钱又收了回去。
  
  下午,申嘉义跟着葛老根,找到了刘建生的家,但敲了半天没人开门。邻居告诉他,刘建生的儿子在广州打工,前些日子把刘建生给接走了。
  
  这个刘建生,肯定是捡到箱子后,发现里面有那么多的钱,跑了!
  
  申嘉义把刘建生儿子的详细地址问清楚后,立即坐飞机去了广州。
  
  申嘉义一下飞机,根据地址,很顺利地就找到了刘建生儿子的家。可结果却让人失望:刘建生的儿子告诉申嘉义,父亲在这儿住不惯,非要回去,今天上午刚刚乘车回老家去了。
  
  申嘉义那个急啊,急忙又坐飞机往回赶。他心里七上八下的:是不是刘建生已经把100万现金的事情告诉了儿子,父子俩不愿交出箱子,所以儿子撒谎骗了自己,目的是让父亲躲起来呢?但现在也没别的办法,只能走一步看一步了。
  
  申嘉义又一次来到了刘建生的老家。果然,刘建生刚刚到家,一见面,申嘉义没有再绕弯子,直接就说出自己是来找箱子的。
  
  刘建生也没有抵赖,当场承认,自己那天确实是捡到了一只箱子。山里人就是实在,还没核对清楚,他就进里屋,把箱子拿了出来。
  
  申嘉义赶紧打开箱子,一看,他就惊呆了:箱子里面哪有100万现金?里面除了几件衣服,就是一大堆书。
  
  这箱子里的钱是自己亲手装进去的,怎么就变成几件衣服和书了呢?难道是被刘建生掉包了?申嘉义抬头再看看眼前的刘建生,一个憨厚的山里人,不会啊!
  
  申嘉义把那些书仔细翻了翻,全是汽车修理方面的书。他突然就想到,那天天黑,会不会是那个帮自己修车的瘦高个拿错了箱子呢?
  
  4。较量
  
  申嘉义没有找回箱子,失望至极,他只好先回家。这一通折腾,不但没有拿到那100万,还白白花进去好几千元,申嘉义是越想越生气。
  
  这天,申嘉义去公司上班,在经过一家珠宝店时,突然从店里蹿出来两个人,其中一人正好和申嘉义撞到了一起。也巧得很,申嘉义的侧后方正巧有根电线杆子,他被撞得身子一歪,正好靠住电线杆子,没有倒下,而那人脚下一滑,身子一歪,一下就摔倒在地,他后面的同伙躲闪不及,也被绊倒在地。
  
  申嘉义一看就明白了,原来这是两名劫匪呀!他当时没顾上多想,冲上前一脚就踩住了劫匪握刀子的手腕……
  
  此刻,珠宝店的老板和营业员正好追了出来,一看劫匪倒地,举起椅子就砸……
  
  劫匪被捉,申嘉义一下子成了见义勇为的英雄。他脚踩劫匪手腕的那一幕一次次地出现在电视新闻里。
  
  申嘉义成了英雄,也渐渐放弃了寻找那装有100万巨款的箱子。只是,每当他想起那笔不义之财,并为之难过的时候,就会劝慰自己:时间,是治愈伤痕最好的良药。
  
  可让申嘉义做梦也没有想到的是,半个月后的一天,他刚端起碗准备吃晚饭,突然听到敲门声。他打开房门一看,就惊呆了,眼前站着的,正是那天帮他修车的瘦高个。
  
  申嘉义看到瘦高个,再看到他手里的箱子,就明白了:他是来还箱西安癫痫病专科医院子的!
  
  瘦高个确实是来还箱子的。原来,这瘦高个叫李伟,也是一家工厂的业务员。那天,他出差回家,半路下车去拜访自己的老战友,临别时,老战友把自己保存的好几本汽车修理方面的书籍送给了他。李伟来到路边等车,看见申嘉义他们正为抛锚的面包车发愁,一时技痒,就帮他俩修车。修好了车,正好公交车来了。巧的是,李伟的箱子和申嘉义那只箱子一模一样,一只箱子装的是钞票,一只箱子装的是书籍,重量也差不多,当时天黑,高强错把装现金的箱子给了李伟,三人都没有察觉异状。
  
  李伟这人是个马大哈,回到家后,把箱子往床底一扔,就没再理会。直到半个月后,李伟想取书,打开一看,才发现拿错了箱子。
  
  看着一箱子的百元大钞,李伟有些犹豫了:这钱是完璧归赵,还是占为己有呢?
  
  第二天晚上,李伟看电视,无意中看到了申嘉义见义勇为、勇擒劫匪的新闻,才知道申嘉义是环宇化工厂的。申嘉义见义勇为的事迹让李伟感动不已,这一回他没有再犹豫,处理完手头的要紧事后,就立刻赶了过去。
  
  100万的巨款失而复得,让申嘉义惊喜不已。李伟把巨款还给申嘉义后,说自己家里还有急事,就要告辞。申嘉义见他远道而来,连一杯酒都没喝就要走,很不好意思,于是拿出十万元要酬谢李伟。
  
  可李伟坚决不接受,他说:“我不能拿这个钱。这次你勇斗劫匪,为珠宝店追回价值近千万的珠宝,也没要回报,不是吗?”
  
  李伟就这样走了,可申嘉义一夜没有睡。在他心里,两股势力开始了一番生死较量,一股是贪欲,一股是诚信。一方面自己马上要结婚,有了这100万,经济上会宽裕很多;另一方面,高老板一直待自己不薄,高强也为这笔不义之财付出了生命,自己到底该如何处理这100万呢?
  
  第二天一早,申嘉义作出了一个艰难的决定:把这100万还给厂里,并且向老板高熙德坦承一切。
  
  申嘉义拎着箱子,来到高熙德的家里。当他把事情的经过全部说完后,高熙德突然握住他的手,激动地说:“我就知道,你肯定会来的……”
  
  更让申嘉义疑惑不解的是,高熙德话音未落,就见李伟从里屋走了出来。
  
  见申嘉义一脸疑惑,高熙德说出了事情的全部经过。
  
  其实,李伟并没有直接去找申嘉义,而是根据箱子里的线索,先到环宇化工厂找到了高熙德。高熙德听李伟诉说了这100万的来历后,立刻就猜出了个八九不离十:事情很明显,这钱是宏图公司的货款,由于那场意外事故,申嘉义和高强起了贪心,想把这100万占为己有。
  
  那一刻,高熙德心里十分难过,他没想到申嘉义和高强都会见利忘义。
  
  可就在高熙德掏出手机要报警的时候,李伟突然拦住他,说:“你侄子已经不在了,我就不说了;那个申嘉义,我从电视上看到了他见义勇为的新闻,我认为他不是那种见利忘义的小人。人不是神,都会有一念之差的时候!就拿我自己来说,当时看到箱子里那么多的钱,心里也斗争了好长一段时间呢!依我看,不如再给他一次机会……”
  
  良久,高熙德从冲动和愤怒中冷静下来。他认为李伟说得在理,申嘉义毕竟跟随自己那么多年,帮了自己不少的忙,应该再给他一次机会。于是,高熙德就让李伟拎着箱子去了申嘉义的家里,故意不告诉他自己已经见过高熙德,看他最终怎样处理这100万……
  
  最终,申嘉义不负所望,坚守住了做人的底线,也拯救了自己。

推荐阅读

热门阅读